御风

只是个小透明

天墉养鸡场 02

hhhhhhhhhhhhhhhhhh笑到停不下来蛇精病hhhhhh

孔二胡:

Grumpy:

改了上章的一点儿bug,本来真的只是脑洞大开随便写写的没想到还有2啊哈哈哈哈哈哈(顶锅盖逃

没有大湿胸也要自己创造大师兄!

-

02

 

“百里屠苏这个妖怪!我就知道外面来的野鸡崽儿一来没好事儿!瞧瞧他那身怪异的红色羽毛,我们都是高贵的紫色羽毛,站在我们中间的他看起来别提多别扭了!”陵端一边鸡喊鸭叫一边让肇临给他上药,鸡毛被拔掉的地方光秃秃的,露出大半个鸡屁股。小公鸡们想笑却又不敢笑,憋笑憋地实在痛苦。陵端听到背后窸窸窣窣的笑声,生气地转过头瞪他们,却不想又扯到了鸡屁股,疼得他龇牙咧嘴的。天知道对于公鸡来说尾巴上的那几撮羽毛多么重要,啊呀呀,这可把一向昂首阔步并对自己外表颇有自信的小公鸡气得不轻,“百里屠苏,你这只死野鸡给我等着!——哎哟我的屁股……”

隔日陵端就告到了老公鸡涵素那里,“爹!您瞧瞧我的屁股!被百里屠苏那个野鸡拔成秃的了!还有我的鸡爪!都是他养的那只混蛋刺猬戳的!”

涵素到底是鸡群的大家长之一,紫胤不在,他便成了主事儿的。陵端的鸡屁股确实让他不忍直视,自觉应该重整鸡群纪律的他当即让鸡崽儿叫屠苏上来。听闻屠苏被陵端一状告到涵素公鸡那里,一爪将屠苏带大的陵越自觉责无旁贷,第一时间赶到了场。屠苏一来,陵端便再也坐不住了,张牙舞爪地想要冲上去拔屠苏尾巴上的毛。陵越上前一步用翅膀不动声色地护住了屠苏,于此同时制止了还想冲上前去的陵端。“陵端,在涵素伯伯面前休得无理。”

“我无理?那拔光我屁股毛的屠苏无不无理!?”想起尾毛被拔之痛,陵端又恨到牙痒。

“如果不是你们首先挑衅,屠苏绝对不可能主动伤人的。”陵越看了一眼屠苏脖子上被啄伤的痕迹,“屠苏生性善良,从不惹事,与世无争,从小便与我一起在鸡舍后院练习斗鸡之术。我相信屠苏的鸡品,是不会主动做伤害其他鸡崽儿的事情,此事一定另有隐情。”

“什么隐情啊陵越大哥你想说!?鸡证物证皆在,我的屁股上一根毛没有也是铁铮铮的事实!大哥你可别想偏袒屠苏!”陵端气呼呼地说。每次他找屠苏的茬儿,屠苏都被陵越老母鸡一样护着,要不是陵越这个碍事儿的在,那野鸡早被他赶出养鸡场了。“百里屠苏滚出天墉养鸡场!”

“我何曾偏袒过任何一只公鸡崽儿?不调查清楚就随随便便冤枉屠苏,这也无法令鸡群里的其他鸡信服,还恳请涵素伯伯三思。也请涵素伯伯念在屠苏年纪尚小,又是初犯的情况下从轻处罚他。”陵越说地诚心诚意又有理有据,涵素公鸡一时之间没了之前的怒气。他想了一想,觉得陵越说的有道理,于是便让陵越带屠苏回他们的鸡舍并严加管教,也不管陵端在一边疯了一样炸开了浑身的鸡毛。

 

陵越带着屠苏回到了鸡舍,给他铺好了鸡窝,又在米槽里给他撒满了米。屠苏呆呆地蹲坐在鸡窝上,木讷地啄起了米。低头啄米扯起了脖子,拉到伤口疼的“嘶”一声。

陵越回头看到屠苏脖子上的伤,他轻轻检查了一番,接着拜托芙蕖拿一些药过来。其实鸡群私底下称呼他为护雏的老母鸡,他是知道的;他也明白屠苏为了不连累他,也不想让他帮忙收拾烂摊子,所以总是自己受了委屈也忍住不说。养鸡场那么大,而屠苏又总是孤单一只鸡,身影寥寥,仿佛天大地大,没有能容的下他的小小一方鸡窝,这不免让陵越为他悄悄叹息。

他拿起芙蕖送来的药,翅膀架住屠苏的脖子,缓缓地给他的伤口涂上药。

“待会儿上完了药,先把米啄完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肚子一定要填饱了才有力气。你的红色羽毛很漂亮,不要在意其他鸡群说的话。你是我爹带回来的,即便是收养的鸡崽儿,我也会待你如亲兄弟一般。我们鸡群天生就应该这样,相亲,友爱。所以不要觉得麻烦了我,也不要觉得有愧疚。不管我为你做什么,都是我这个做大哥的心甘情愿。以后若再受了委屈,尽量同我说,好吗?”

 

-

公鸡友力max的大哥(究竟什么鬼


评论
热度 ( 70 )
  1. 御风孔二胡 转载了此文字
    hhhhhhhhhhhhhhhhhh笑到停不下来蛇精病hhhhhh

© 御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